????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愣了几秒钟才整明白月饼的意思。前几年,我们俩去电影院,看了一部异常烧脑的美国大片,大概意思是现实里的人能够通过高端仪器进入他人梦境,但是他们会时常分不清自己是否身处梦境。男主随身携带一枚陀螺,转动倒下,代表现实;转动未倒,代表梦境。

????影片结局,男主转动陀螺,迅速转动,迟迟未倒,影片结束。

????出了影院,我对导演精心安排的发散性结局很不满,拿出豆瓣影评的专业精神,拉着月饼分析了半晚上。月饼实在困得睁不开眼,被子蒙着头很不耐烦:“南瓜,你这人就是纠结。那枚陀螺不管倒没倒,已经结局了。很多事,我们只要做到,等到结局就好。真相,哪怕没有结论,总会出现。”

????原来月饼也想到了!他的意思很明确,不要想还没发生的事,专注于眼前,做好该做的事,静观其变,就足够了。

????“第八局,开始吧。”墨无痕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是不是瞥着手腕那款老式梅花手表,“鲁家云梯,翻来覆去就那几个攻城路数,我看根本不用再比了。”

????木利厚实的肩膀如山岩般坚硬,满是茧子的双手摆砌着木块,分别抵住腰带的左右两端和中间位置,又用几个木块,堆在状如云梯的木块底部,起到加固作用,左右手并用,缓缓推向腰带。

????“三星拱月?底盘加固?”墨无痕眼睛一亮来了兴致,双手举在腰带上方,虚空比划,“有趣有趣。如此这般,此城危矣。”

????我心说木利啊木利,敢情还藏着杀手锏啊?早使出来不就完了么?非要整成球星登场仪式,越大牌越是最后出现。

????我这还没高兴两三个眨眼的工夫,墨无痕做了一件事,让我顿时心生怒火。

????他从腰带围的物件里,捻起三枚铁钉,顺着腰带的扣眼探出,顶住木块的中段,稍一用力,木块又散了满地,甚至将后面星罗棋布,象征弓箭方队的小木块,也砸得七零八落。

????“你个死胖子,居然作弊!”一股火气直冲脑门,涨得我满脸通红,结结实实痛骂,“居然用这么下作的手段?你是胖的找不到脸了,还是本来就没脸没皮?这么大的一坨儿头骨糊得全是脂肪吧?”

????“南老师,你好歹也在大学当过历史老师,古代攻城守城,不会像那些学生,考完就忘了吧?”墨无痕倒是没有动怒,继续抖动满脸脂肪阴测测笑着,“作弊?呵呵。你这是监考监出职业病了吧?”

????三十九

????在冷兵器时代,各国之间轻易不会形成战争,原因并不是统治者心怀仁慈,爱好和平。而是古时城墙,为了达到战略防御作用,不仅墙体坚硬,既厚由高,外围护城河环绕,形成抵御外敌的坚实屏障。

????由此,攻守城器械,也相应地发展起来。云梯,则是其中一种,主要用于部队攀登城墙,由车轮、梯身、钩组成。梯身可以上下仰俯,靠人力扛抬依架到城墙壁上。梯顶端有钩子,用来钩住城缘。梯身下装有车轮,可以移动。

????在鲁班发明云梯之前,此器械夏商周三朝就已经有了,名为“钩援”,鲁班只是加以改进。

????多说几句,朋友们看古代战争电视剧或者电影,但凡有攻城镜头,往往有“守军直接推倒梯子,爬在梯子上的进攻军人抓着梯子摔得稀烂”的画面,其实这压根不是云梯攻城的场景。

????云梯要是这么容易就被破了,攻城的部队脑子进水么?眼睁睁地看着士兵送死?真实的云梯异常巨大,格外沉重,底部有车体固定,与支架形成最牢固的三角形(可参照现代的消防车云梯),更何况钩子钩住城墙,单凭几个人就能推倒,说神话呢?并且云梯都会配以强弩部队,噼里啪啦一阵箭雨接连不停,守城士兵稍不留神,就能射成刺猬。

????防御云梯有滚石、落木、沸水、烫油等数种方式,方才陈木利和墨无痕的攻防模拟,外人看来就像俩小孩儿过家家,蹲地上玩石子、堆木头,其实是“高手过招,不需要动手,仅凭意境,就知胜负”。

????方才陈木利的“三星拱月、底盘加固”,是三架云梯同时进攻,同时加固云梯底部,能抵御高空砸落的守城工具,使守军顾此失彼,寻找薄弱点,一举夺城。

????我所说的墨无痕作弊,说实在话,确实有失公道。为抵御云梯,古时许多城池,会在城墙中间位置留出暗道、暗眼,当云梯架好,士兵攀墙,躲在暗道的伏击守军用长矛一顿乱捅,巨斧劈砍云梯,此时进攻士兵身在半空,根本无从防御。

????也就是说,墨无痕靠着实打实的墨家守城术,抵住了陈木利志在必得的进攻。

????书归正传——

????我让墨无痕几句话呛得一时语噎,偏生不好发作,心说木利还有最后一次机会,看这架势没啥希望了。一旦真得输了,我和月饼立刻动手,自家兄弟舍命救了我们,跟这俩玩意儿讲江湖道义,那是傻子才做的事儿!

????不过,我依然希望,陈木利能在最后一次进攻,赢下墨无痕。

????毕竟,这是以鲁班后裔的荣耀,做出的赌注。

????“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墨无痕又瞄了眼手表,眉角微微跳动。

????奇怪,为什么他这么在意时间?

????我来不及考虑,顺手接过月饼递过来的烟,狠狠抽了两口:“木利,等你赢了,咱们好好整几杯,让燕子做几个拿手菜。”

????“木……”燕子涨红了脸,眼角挂泪,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整齐洁白的牙齿把嘴唇咬出一排白印。

????月饼和奉先,慢悠悠挪动几步,占据了背着朝阳的进攻位置。这样,一旦动起手来,哪怕是略略刺眼的阳光,都有可能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因素。

????我察觉到月饼手指有节奏的敲击腿侧,那是我们大学时参加无线电兴趣小组,记了好久才掌握的摩斯密码。

????月饼:“他们根本不在乎输赢,而是拖延时间。”

????我:“原因?”

????月饼:“我不确定,可能还有别的人们,一切小心。”

????我倒是不意外月饼能想到这一层,我都琢磨出来了,何况是冷静聪明的月无华。不过,我诧异于那个“们”字,为什么月饼也有和我同样的直觉,认为幕后主使不止一个人,或者是两个?

????除了刘墨二人,始终未现身的他们,到底是谁?

????我还没来得及回话,却看到陈木利做了个非常奇怪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