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就是一场(一问三不知)的学习测验,囊括了最基本的琴棋书画以及看图听写单词。

????冒牌货脸很木。

????槽!

????这个江州大户郑家是不是对考试情有独钟呀!

????她晓得个锤锤。

????拿着一支不大不小的毛笔,面前是一张雪白的纸。

????冒牌货:呵呵。

????写一篇有关于重阳节的诗吗?并用英文翻译出来......

????还能更变态点?

????重阳节......祝你跟你老婆在黄泉下一家团圆吗?

????手都在抖。

????郑元宗在她选择最中间那支毛笔时,脸色就变得很难看了,写字并翻译?用毛衣写外国那些歪歪扭扭像蚯蚓一般的字就不怕一团纸糊成一团了。

????看来,这个女儿确实有问题。

????“爹,人家今天好累了,不想写字,想回去休息了。”

????撒娇。

????顺道把毛笔放下。

????站起来,走到郑元宗身边,拉着他的衣袖不停摇晃。

????“爹,好不好嘛,好不好......”

????郑元宗心里拔凉拔凉的,但面色不显,一脸无奈宠溺的表情,“好好,不写就不写了,闺女,爹有事问你,你一定要跟爹说实话,好吗?”

????冒牌货手一僵。

????问事?

????拜托理解一下她是中途来的冒牌女儿心里很懵好不。

????心里在打鼓。

????努力回想郑宝珠的生平事迹,她从丫鬟婆子口中以及外头流传的想整理出来,但,实在太多了。

????脸上不动声色,嘴里抱怨道,“什么呀,你生意上的东西,我可不一定知道。”

????郑元宗心里猛的一沉。

????不......知道吗?

????这算不算是不打自招了。郑氏商行里的精美洋货,很多都是女儿牵的线,她出国,认识了不少人。

????还有一些先进的管理理念......

????这个人却说不知道,呵,只有假的才不知道吧。

????就问,“你跟那路大少,闺女,你老实告诉爹,你俩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冒牌货:松了一大口气。

????还以为他又要问诗词歌赋小时候只父女俩知道的东西呢。

????顿时面露羞涩,“哎呀爹,我跟那个讨人鬼什么关系都没啦!”

????虽是拒绝,眼里却闪动着喜悦的光,仿佛细碎的星点。

????郑元宗继续问,“你不喜欢他?既然这样,那以后就不要跟他联系了,女孩纸嘛,要矜持点。”

????“爹可不想以后整个江州都看我郑家的笑话。”

????“再说——”

????他看着冒牌货,神情严肃,“当初你跟学生党去闹事,还是他带人把你们抓起来让为父花重金去赎的。爹的女儿有骨气,断不会跟仇人同桌的。”

????更别提约会了。

????所以,想借着我女儿的身份钓鱼,钓金龟婿,是这样吧。

????没门儿!

????那个路大少一看都不是好人!

????冒牌货都懵了,what?按照正常电视剧里的套路,难道不是她面露羞涩后,爱女如命的老父亲欣喜若狂找到了一个样样都优秀的好女婿而......

????鼓励她?

????卧槽!

????万万没想到真千金跟自己的心上人还有这一出。

????扎心了!

????尴尬,“那个,爹,爹呀,你别激动,是......是这样的。”她一副绞尽脑汁的表情,抓着头发,“我坦白交代,是,我是跟那个路大少有『女,干』情,可、可爹呀,男未婚女未嫁的,是,他以前跟我是有不愉快,但不是有句话吗?不是冤家不聚头。你不能因为一点事就一竿子打倒呀!”

????一愣。

????忙解释,“爹,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

????猛反应过来,才想起真千金很矜持应该说不出这些话。

????郑元宗拂袖,“反正,为父不许你再跟那个姓路的来往,如果让我知道了,哼,打断你的脚杆。”

????“来人,把小『姐』关起来。”

????等他查清楚这一切,再处理。

????没错,即便对比已经很明显了,他还是心有疑惑。

????在下午。

????他就派了人去老家。

????冒牌货:......

????其实跟不能与情郎相会比,她不能失去郑家千金这个身份,毕竟,有钱有地位还怕没有男人吗?

????苦尽甘来。

????经历了阻挠跟痛苦的爱情才是最刻骨铭心的。

????有情人终成眷属。

????恩。

????被关了。

????佣人丽姐很担忧,算起来,小『姐』这两个多月已经被关了好几次了,但又不敢违背老爷的命令,心里想着一会儿去厨房做点好吃的给小『姐』送去,再劝劝她,不要跟老爷斗气,认个错......

????“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许放她出来,还有——”

????目光落到心里正在盘算的丽姐,“我看就是生活开得太好,天天鸡鸭鱼肉的吃得她脑壳都发昏了,敢忤逆我,从今天开始,小『姐』伙食减到普通人家的样子,荤油都不许加,吃点青菜萝卜混水煮就行了,好把她那被猪油蒙了的心洗干净!”

????“零食茶点也不许送。”

????“要是让我知道谁敢偷偷送,呵,不听主子话的,赶出去!”

????所有佣人都低下头。

????默不作声。

????丽姐眼里满是不可置信,“老爷,可是小『姐』她......”

????“怎么,你想走?”

????丽姐就不再说话了。

????走?

????去哪?

????她一家都在郑家工作,如果她违背老爷的吩咐,那一家都可能会被赶走的,出去喝西北风吗?

????在乱世想安全无忧的生活,不容易呐。

????......

????因为有郑元宗的特意吩咐,接下来,冒牌货的日子就不大好过了,没有燕窝粥也没有可口的小点心,连最普通的荤菜都没有,每天的菜色寡淡得让人想发狂。

????她:......

????抓住前来送饭的佣人,“我爹只说关我紧闭,可没说要克扣饮食呀!”

????佣人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中规中矩的回道,“不,小『姐』你错了,老爷说就让你吃素的。”

????“免得跟他作对。”

????冒牌货当然不信,大哭大闹,“我爹肯定不会这么对我,一定是你们这些下人想把主人家的好东西吃了。”

????“爹,救命,这些佣人要害死我!”

????“你再不来,你苦命的女儿就要被他们生生饿死了。”

????“爹呀!”

????千呼万唤,最后被管家告知,“老爷有事去店里了,小『姐』还是快把饭吃了,免得饿坏了。”

????冒牌货一听,眼睛一亮,马上躺到床上,“我不吃,我要是饿坏了,我爹肯定找你们算账。”

????管家:“......”